《我走访了 7 家同性恋矫治机构,发现现实比想象更荒谬》| 中文世界的好故事

目前的生活没有看起来得轻歌曼舞,对一些人来说,甚至称得上惨绝人寰。这是一篇口述,同性扭转治疗抗议计划的发起人讲述了他为什么发起这个计划、在计划实施中遇到了什么。这些经历还原了「歧视」这个词的内涵和细节,同时也引出了新的问题,「一个人的情欲听从家里人的意愿」这件事不荒谬吗。在一个歧视非异性恋的环境中,「是异性恋」多大程度上是个人选择、又在多大程度上是社会意志的体现?

点击这里读故事 了解「中文世界的好故事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