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网红「手工耿」的现实困境》 | 中文世界的好故事

出现大规模争议前,网络技术被很多知识分子、评论人和技术社群视为「缩小信息鸿沟、赋予普通人更多可能」的希望。而随着 2016 年美国大选中川普获胜、假新闻泛滥等事件的发生,知识分子、评论人和技术社群开始重新思考网络技术的利与弊——社交媒体和算法推荐像一只无形的手将使用者尽可能久地「束缚」在了其已有认知中。
这篇非虚构文章记录了一位在快手上走红的手工匠人的故事。快手既成就了无背景、低学历的他,同时又将他——透过资本的逻辑——圈在原地。或者可以这么说,「网络技术」的一面是技术本身所具有的民主性,另一面是消费主义的规则。既要以「真自我」的姿态博得消费者的注目,同时消费者的注目又牢牢把持着创造者的「自我探索」。事情就僵在了这里。
更具体地说,在网络技术之前,创造者与消费者有一道界限、鸿沟相对明显(譬如一个看电视的人很难生产电视、很难制作电视节目,仅仅是注视);有了网络技术,技术所具有的民主性将这道鸿沟缩小了很多,消费者同时获得了「创作者」的身份(譬如一个看视频节目的人可以自行制作自己的视频节目,既注视又被注视)。单一的注视和被注视变为了同时兼具注视与被注视——既是囚犯,又是狱卒(或者法官)——这并不容易。原本的群体间的对抗,现在同时内化进了每个个体内部。

点这里读故事 了解「中文世界的好故事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