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中国西南小城里的变装秀,一群人的性别折叠》| 中文世界的好故事

性别、装扮、角色、身份混合在西南小城的几位变装秀表演者身上,TA们存在于小城、又不存在于这个小城。变装可以是玩乐、是手段,但不能是认真、是TA本身。一条线清晰地存在着,划出了可接纳与不可接纳、正常和不正常。文章有付费墙。

点击这里读故事 了解「中文世界的好故事」

《锤杀父母13岁乡村少年的「江湖人生」》| 中文世界的好故事

这篇非虚构文章记录了一位 13 岁乡村少年,做出的一件改变了自己和周围人命运的事。这件事直接导致了他父母的离世。从直觉判断,或许很容易得出对错。但更全面地了解他的成长经历和文化环境后,判断对错并不容易。或者说,判断对错会忽略很多对一个人至关重要的信息,而这些信息在他的行为反应中不可忽视。

点击这里读故事 了解「中文世界的好故事」

《当女性打破沉默》| 中文世界的好故事

这篇非虚构报道的标题是《当女性打破沉默》。记录了过去的一年,多位女性说出自己受到的不公与伤害后,她们作为沉默打破者的遭遇。这些遭遇折射出了女性(或者说弱势者)受到的不公和伤害不是偶然的、个体的、局部的,而是深植于方方面面、意识和无意识中的。首先需要做的,或许是把TA当成一个活生生的人,去感受、共情和理解。

点击这里读故事 了解「中文世界的好故事」

《咪蒙:网红,病人,潮水的一种方向》| 中文世界的好故事

这是 2017 年 GQ 对咪蒙的长篇非虚构记录,当时获得了很多人的浏览。在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引发大量争议的此刻,咪蒙和这篇文章对此或许具有跨越时空的解释意义。
对于创作者而言,创作是什么,迎合受众抑或自我表达?对于艺术作品而言,艺术作品是什么,对商业规律的追逐还是对事物的探索?咪蒙和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作出了不同的选择。
这看似和每个人无关,实则和每个人(包括正读到这里的你)深深相关。我们的人文世界由这些创作者的作品构成,这些作品也是每个人建构自我、对世界建构的素材和思路来源。当这些作品依据商业规则生产,那么我们将被商业规则建构。当这些作品呈现了另一个人鲜活的探索经验,或许具备着理解所有探索者的可能。这或许是关于咪蒙的争议、关于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的争议中,对每个人意义重大的一部分。

点击这里读故事 了解「中文世界的好故事」

《这个李志会好吗?》| 中文世界的好故事

每个人或许都有一条边界,源自于(或者说形成于)原生家庭和成长环境的边界。对于李志来说,这条边界或许是「累」。边界像是一个圆点,或者说像如来佛的手掌,尽力翻转仍未能超过五根手指。这是 GQ 对李志的长篇非虚构,记录了他与他的边界。

点击这里读故事 了解「中文世界的好故事」

《电商,「电伤」?》| 中文世界的好故事

这是一位生活在重庆偏远区县的杂货店小老板,从事电商的经历。他不确定电商最后带来的是好处,还是空想。受到他的启发,当地乡镇组织却产生了很大的变化。一切是怎么发生的,这是一个理解乡镇的别样视角。文章发布于 2016 年。

点击这里读故事 了解「中文世界的好故事」